April 20, 2017

谈谈《得到》这个 App

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听喜马拉雅上一个叫《卓老板聊科技》的播客。那时已经听挺久的了,虽然一直不知道卓老板本人是做什么的,不过觉得他十分博识,在博客里能把科学和理工科知识讲得栩栩如生,内容组织的很有条理,声音也很好听。我最喜欢的,是他讲庞加莱猜想的整个系列(1, 2, 3, 4, 5, 6, 7, 8),大概有七八集,现在还能记得他讲佩雷尔曼小时的聪慧,长大后性格的执拗,破解世界级谜题后的孤傲和对世隐居。系列中对人物的刻画十分精彩,人物的抉择和命运,也贯穿在当时苏联衰败和解体的大时代历史里。

后来,我又开始听卓老板讲费马大定理。大概是卓老板结束这个系列的时候,他说他今后要减少在喜马拉雅上播客的频率,转战到罗辑思维的平台上。当时,我还不知道罗辑思维搞了个什么平台,也没有兴趣了解,只是发觉卓老板果然在喜马拉雅上转移了更新阵地,并且在上面更新地越来越少。当时临近毕业,我也忙着赶论文、和同学出游,兴趣很快转移到别的地方,听卓老板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最终喜马拉雅也被我卸载了,听这个播客带给我的乐趣也这样成为了过去。

后来,在和菜头《槽边往事》的微信公众号上,我看到和菜头写了一篇给罗振宇女儿的信。在那篇文章,他宣布他还会在微信公众号写作,但是主战场要转移到罗振宇的罗辑思维平台上。似乎是那个时候前后,罗振宇的罗辑思维高调宣布投资 Papi 酱,算是有了极高的曝光度。菜头在文章里写到,他今后在罗振宇创办的《得到》这个 App 上搞付费更新。我其实非常不理解和菜头的做法。当时微信赞赏功能开放也一年多了,赞赏机制已经成熟。预计和菜头有几十万粉丝,写篇 10 万+的文章不成问题,一篇文章经常有几百赞赏,按理说仅仅是在微信公众号上更新,就可以让菜头收入颇丰。况且坐拥这么多粉丝,也是对内容的高曝光,谁不愿意自己写的文章让更多人看到呢?为什么他想到去罗振宇的平台上搞付费呢?不过那时,我还是菜头的忠实读者。不解归不解,我还是下载了《得到》这个 App,交了 199 元,订阅了和菜头在《得到》上的这个专栏。

后来我在《得到》上也看到了卓老板的专栏。不过我并没有订阅,毕竟自己也没有那么多 199 元。对卓老板愿意到《得到》更新,我其实更加不解。毕竟,卓老板不像和菜头,本身没有自带很多流量,在一个公开的平台搞内容创造,当然更利于吸引粉丝,对传播也更有好处。当时在喜马拉雅上,卓老板的播客的排行一直挺高,愿意给卓老板打赏的听众也很多,听众质量也不低,很多留言极有才华,倘若这样良性循环持久下去,我觉得是件好事。不过似乎卓老板还是渐渐疏离了喜马拉雅,到一个付费的平台继续创作去了。即使当时我也愿意不时给卓老板打赏几块钱,我却没有强烈的欲望因此交一年的订购费。

后来我渐渐意识到为什么他们愿意转移到付费平台。我算了一笔小学生乘法:倘若有两万人订阅了和菜头的专栏,专栏一年的费用为 199 元约合两百,假设平台抽成30%,和菜头一年仍然可以从中挣取 280 万的稿费。而这些内容今后还可以通过出书其他等方式进行二次售卖。比起十分不景气的出版行业惊人的版税和被严重压榨的稿酬,不得不说这内容付费创作在金钱收益上还是太有诱惑力了。

最后我在《得到》上订阅了三个专栏。不过十分讽刺地,其中两个专栏,包括和菜头的专栏,我订阅一个月之后几乎再也没有打开过。我对菜头不再那么喜欢了,更不喜欢的是他在公众号上的喜怒无常经常拉黑。而另一个专栏,我真的觉得专栏作者已经写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内容经常乏善无趣,又经常搞个问答几百字凑字数。其实我也能理解,毕竟每周更新至少三次,周周更,对创作者本人也是极大的消耗。如果没有充足的积累,其实写的质量不那么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唯一令我懊恼的是,《得到》的专栏不仅一次性订阅一年之后无法退费,而且没有评价机制,想订阅的人不明真相,订阅了的人不满意就只能默默不满意了。不过,其实可以大致从阅读比(每篇文章的评价阅读人数/订阅人数),推测内容质量怎样,有多少人购买后愿意继续读下去。

我唯一坚持读下来的专栏,是吴军博士在《得到》上写的《硅谷来信》。吴军博士写的几本书,几乎是我上大学的启蒙书籍,而在得到上的专栏,我觉得内容也十分精彩,吴军博士非常高产,每天都会更新,而且文章涉猎面非常广,真的很厉害,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每篇来信下面的留言也非常有趣,能发现读者中不乏很多卧虎藏龙之人。后来,由于觉得内容真的非常不错,加上每篇文章也有一些微信分享名额,我还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天在里面分享《硅谷来信》里的文章。

其实一开始写这篇文章,只是源于我在微信群里的一句吐槽:

后来我发现,《得到》这个 App 设计真是差啊。我没有学过也不懂安卓和苹果的交互设计,但是很多设计规范一看上去就很反常。我有一个苹果手机,一个安卓手机,两个手机经常轮流着用。于是发现左右滑屏本来是安卓设计,结果用在了 iOS 的 App 上,安卓上倒是没有实现这个功能。另外,《得到》的设计一直在改变,然而简直一次改版比一次差,专栏订阅的入口越来越深,一级界面经常出现一些我并不感兴趣,相信很多专栏订阅者也不会感兴趣的内容。当然最令我惊讶的,是 iOS 上播放音频的设计——音频播放栏竟然在 tab bar 下,怎么会这样呢??请感受:

先吐槽到这里好了,这篇文章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总结一下,似乎罗辑思维至今也是一个创业团队,《得到》这个产品也有很多问题,不过同时这也是尝试知识变现的一个很好的平台,移动支付的普及,中国网民知识付费意愿的增强……在这方面中国互联网似乎比国外更要超前一点。然而其实我对知识付费并没有很大的热衷,知乎上的 live 几乎一场也没有参加过。下次可能会继续谈谈我对知识付费的理解,感觉有很多可以写的地方。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