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2, 2016

校园视角看社会

已经有很久没有写文章了,觉得自己越来越难组织好一篇文章。希望将过去清零,重新学习如何写文章,练习更好的理性描述和表达。还有三个月就要大学毕业了,这次重新提笔,不想把焦点放在个人经历和情感表达上,而是想侧重写一写自己思维上的变化,以及对事物的观察和思考。

前两天碰到朱朱,于是去她的宿舍准备闲谈两句,没想到一聊又过于兴奋地聊到凌晨。大学四年,我交到了不少朋友,但是朱朱是很特别的一位。因为和其他朋友不同,我们的关系并不紧密,尤其是上了大三,各自有不同的事情,甚至连碰面的机会都很少。但是不论我们多久没见,每次聊天提到的话题总能意外而惊奇的合拍。我始终记得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去上课,去校区北湖散步,谈人生、谈理想,说到大笑,聊到停不下来,那些单纯而美好的青春,我至今都很怀念,大学即使交了不少朋友,但再也找不到聊起天来如此合得来的人,也找不回当时的感觉了。

后来上了大四,我能明显感到朱朱的变化。她实习每天加班到很晚,还在同时准备校招,偶尔见到的时候也只是打个招呼匆匆而过,应该那时她的压力很大。也是渐渐地,我们见面聊天的话题,由远在天边的理想转为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这次聊天,她开始谈她最近找到的工作,其中有一份,从发展前景到待遇几乎都无比不错,而她仍然在犹豫要不要签下。我能理解朱朱,校招的时候几乎是没有过于明确方向的投递,而如果确定这份工作,入职后首先要经历一年多的培训,而培训的内容以及与之相关的公司产品,都完全不是她感兴趣的方向。她有些担心在这份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会不会反倒是束缚;而如果再gap和重新尝试她最感兴趣的领域,也未免不太明智。

谈到这里,我们表示都同意,至少在我们学校,本科生教育还是过于注重学习和科研,而缺少了必要的引导,也让不少同学毕业前面临选择的时候显得过于仓促。注重学习无可厚非,搞好专业课知识毕竟非常重要,做科研也值得鼓励。然而,如果同时多鼓励同学更早探索自己今后发展的方向,决定自己适合走科研的路线还是向工业企业界发展,探寻个人最适合的方向,会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一年一度,我们学校都会为大一新生举办一次优秀学长学姐报告会,每年报告会的演讲者都是五六个非常优秀的毕业生。然而也几乎是每年,这些优秀的学长学姐,都是清一色都是本校或外校保研直博推免的学生,在全体大一新生面前介绍他们学习多么努力又是多么热爱集体。我承认这样的榜样有激励的作用,但是如此相似的背景,不得不反映出校方的单向引导倾向。

上了大学,我花费了非常长的时间认识和了解自己,探索自己喜欢和适合做什么。这可能源于在上大学前,我对自己的了解几乎一无所知。这些自我探索花费了我比想象中还要多很多的时间,而直到现在,我仍然在不断摸索,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案。有的时候,我也在质疑这是不是一种时间上的浪费,毕竟很多人也仅是认真读着自己的专业,学得非常不错,发展一片顺利。朱朱很了解我,她分析我说,我很需要做我喜欢的事情。有些人可能不需要,仅是凭借外界物质上的激励就可以获得将事情做下去的动力,而如果我如果去做没有兴趣的事情,就不行。或许真是这样,我发现我主动想去做的事情我会时时在想并努力将它做好,而不喜欢的事情就会感到痛苦并无尽拖延。我也想今后去做一些更感兴趣的事情。

深入地了解自己、了解社会,可能是从我开始实习开始。我承认翘课实习是一件比较糟糕的事情,但是如果确定不做研发和科研,早些接触一些会比较有益。与在学校的空想不同,在步入社会的探索中,我接触了更多人,尝试了很多不一样的事物,也由此更深切地反省自己今后更适合什么,更加清楚地认识了自己。在观察中,我发现校园和社会有很大出入。比如在校园,我们学习到的知识局限于一个专业和领域,而步入社会,如果不是搞研究,往往跨界人才更受欢迎,多懂点东西或许会有意外的帮助。再比如在学校,一心读书的学霸们往往能够收获赞赏和荣誉,而在公司,即使同事们多是做技术的,也都大都善于交往,甚至多才多艺,不善言谈的书呆子很有可能在此环境不受欢迎。再举一个真实的例子,一次面试中,面试官问我:看你简历里有很多学生活动,你觉得做学生干部有什么好处?我诚实而尴尬地说道,可能有某某好处,不过我并不喜欢。而后来,当我通过面试,进入公司并和面试官同事有更多相处后,得知他倾向于将有过多学生干部经历归结为负分项。这也有些意外,因为在学校,学生干部和学霸一样,总是校方正面追捧的典型,而在社会外界,对一个事情则会有截然不同的评判标准。在思维和价值观的塑造上,学校终归是相对单一的单价值引导,榜样和正能量几乎都是一个模型的;而社会很多元,能接受不同的价值观,也有着迥异的处事方法,路很多,又是条条走得通,就更需要不断探索,需要懂得坚持和学会放弃,这也就意味着,进入社会对一个人的判断和选择有很大的考验。

同时在实习中,我重新反思了当时在学校学过的内容,发现很多学过的知识原来并不是虚无缥缈的概念,而是实实在在用的上。从切合实际工作的技能,到公司的组织方式,都与当时的课堂和临考试前的背诵内容有所关联,这也重新激起了我对知识强烈的渴求。和很多同学从大一起便准备出国读研不同,直到开始实习,才激发了我深入学习某个领域的浓烈兴趣,并下决心继续读书。虽然准备申请的时间就此短了很多,十分仓促,结果也未免有不理想的地方,但是我想当我带着现实中的困惑、实际业务上遇到的问题重新学习,接触新的知识,定会得到更深切的认知。

当我做申请的时候,发现同龄的美国或者其他国家的学生,比较少在结束本科学业后直接读研,反而会先工作,在工作一些时间后有需要再读书,而继续就读之时,还往往会转到一个更有需要学习的方向。而中国学生则会清一色继续就读本专业,抛去身份问题等他因,我想也有一部分深层次因素值得探讨。其实,有的时候我很羡慕身边那些保研的同学,可以留在熟悉的校园,更深入地学习专业知识,同时也有更多的缓冲期和思考的时间。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很多同学在毕业的时候做的选择,不论是继续读书还是就业,都有些顺水推舟的意味,这些顺水推舟,和各方面环境也都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大神终归是少数,对于普通同学来说,如果能早一点思考,临近毕业做选择的时候或许就能稍微轻松自如一些。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