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15

如何优雅地获得乘车体验?

上个月,我写了一篇叫做《如何优雅地获得开房体验》的文章,由于其标题党加之内容上的无深意,毫无意料地收获了很多臭鸡蛋。不过,我还是决定厚脸皮地将这个系列写下去,上次谈完自助语音订房的使用体验,这次我准备写写使用叫车软件打车的体验。

我一直对分享经济很感兴趣,也关注 Uber 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直到我上个月回到北京后,才真正开始使用 Uber 打车。我叫过五六次车,总体来说感觉很不错,一方面 Uber 的价格的确比普通出租车便宜,另一方面自动派单而不是抢单制度也降低了司机的拒载率。上车后我都会和司机聊聊天,听到些有意思的故事,同时也激发了我的一点思考。

据我几次乘车体验,现在 Uber 司机仍然是黑车/出租车司机居多,当然由于我的样本量太小,这个观察也不一定准确。我遇到过一个令我印象很深的司机师傅,在我乘车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不间断地跟我讲他往年的经历:先是在一家外企做了老板十二年的司机,然后去欢乐谷附近做了三年的黑车司机,后来在其他司机的带动下加入了 Uber (人民优步)。他不无感叹地跟我说,加入人民优步挣得的确比之前多了。

不过我也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样的人群能够成为 Uber 今后司机群体的主流?会是这些出租车或者黑车司机吗?当我自己逐渐了解分享经济的理念后,想法开始偏向于理想主义,并在心中勾勒出了国内这样一部分司机群体:是那些年龄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能够熟练地使用网络和移动互联网,在某一行业有较为稳定的工作,并且拥有较多的空闲时间的人群。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设想而已。就我的乘车体验,现在 Uber 在北京的司机数目仍然不够多,以至于有的时候很难叫到附近的车,所以大面积扩大司机的数量很有必要。此外,我之前也读到过 Uber 在其他国家运营的文章,其中介绍了一些城市的 Uber 团队有效地化解了政府管制危机。我们知道 Uber 仍然处于互联网新生领域的一个法律模糊区上,于是这些城市无一采取了一个很聪明的做法,就是依靠群众的力量。我也开始设想,到底什么样的司机群体可以帮助中国的 Uber 走出今后可能会面临的难关?当我思考到这里的时候,便更加认同自己在上文中对 Uber 司机群体的勾勒了。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Uber 团队应该采取怎样的运营策略,增加这类司机群体的数目?我深知自己身为门外汉,对运营知之甚少,就不在这里班门弄斧了,欢迎讨论。我只是觉得比较难看清市场,Uber 有着最为强大的技术,当然也很有钱,这些都是优势,但是也有劣势,而今后的市场肯定不能被三四家拼车公司瓜分,那么 Uber 在中国今后的发展会是怎样?上面都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用户的思考,如果观点有失偏颇还请多多指正。可能会有不少说的不准确的地方,而文章提出的问题我自己其实也没有答案,所以特别希望听到大家的想法,说不定还可以就此写个“续”:)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