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0, 2014

再谈知乎

关于知乎,我已经写过好几篇文章了。今天还想零散补充几句。

今年年初,我把知乎密码给朋友保管,停掉了知乎,之前在知乎的一年半时间我阅读过不计其数的内容。现在,我的知乎动态大致停留在四个月前。只看答案,不点赞,不围观无聊的评论,不围观小团体,反而让我跳出来,从一个新视角看知乎上的人和回答。

当时准备停掉知乎的时候,我曾写了一篇文章解释道:「……或许我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自我清醒和重新认知的过程。我曾经浮躁地点过太多的赞,尤其是当一个答案已经处于高票并且字面上显得十分牛逼的时候。延迟点「赞同」,是在延迟满足感,是对时间线清澈有价值的负责,是对马太效应的弱化,是自己独立思考后态度的彰显。我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会受太多外界的纷繁干扰,太容易冲动,太容易依赖别人,这种延迟或许会让我们对世界有更好的理解,构建我们独立价值观中的世界。」

现在,我会对每一个答案反复思考,认真辩证去看,对周围的事物也看得更批判了。但是我仍然没有问朋友要回自己的知乎账号,因为我觉得还有很多做的不够。这些「做的不够」,大多不属于「批判思维」的内容,而是有关自己对世界必要的自信,以及理性的认知。

之前包括现在,读知乎的答案,我总觉得自己心情不够平静,比如读真真假假的故事太过感动激动,读别人的经历无比伤心懊恼,或是对扯蛋骗票的答案过于愤怒——我觉得本质上,还是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因此还太易受别人的影响,情感波动,自我怀疑。

所以最近,我翻开许多人文类书籍,我还想读更多。而之前,本着追求知识实用的态度,似乎没读过太多闲书。我也是第一次如此渴望空闲时能够多出去走走转转,想去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人,经历不同的事情。

我在想,对未来,生活不仅仅是谋生,更是情怀。

或许,这就是一种理想主义吧。

我一直认为知乎非常理想主义。最近,知乎又融到了很多钱,但是离盈利仍然遥遥无期。知乎创始人周源每次接受采访,总会说「知乎谈盈利为时尚早,目前还需沉淀高质量信息」云云。曾经非常长一段时间,我认为网站的盈利模式应该早些确定,而非像知乎始终不提盈利。但是最近我有了新的想法。

这还要从我停掉知乎开始。停掉了知乎,我却仍然在看许多知乎的问题回答。我用Google或百度,输入「关键词+site:zhihu.com」进行搜索,然后点击链接进入知乎,阅读相关内容。(为什么不直接用知乎的搜索功能?大家都知道它做的有多糟糕的。)没有了之前的知乎账号,有非常多操作受到限制,所以我的关注点放回到回答本身。而比起之前一味在知乎首页时间线上刷新动态,这种主动查询的方式让我得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不断这样搜索,让我认识到知乎沉淀高质量内容的真正价值。这种价值,绝大多数并非来源于知乎上那些众人皆知的大牛或者善于营销的大号,而是源于非常多不同领域有相关经历见解的人,来自于他们分享的知识,当然,还有智慧。知乎社区仍面对许多危机,但从这个角度说,「不忘初心」这点,还不算背离过多。而这些有价值的内容,我想或早或晚会产生更大的价值。

最近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觉得知乎真的帮助人们与这个世界相连。知乎上有一个我最为喜欢的回答对我影响很大,我读过不知道多少遍。我却不曾想到,在评论区中一个无意的评论,竟能够让我认识那位匿名作者。我觉得这是互联网的价值,更是知乎莫大的价值。

理想主义本身不仅仅弥足宝贵,而且是有价值的!知乎,不正是如此吗?相反,如今流行的功利主义,则过于短视了。培养起对世界正确的感知,怀些理想主义上路,纵使缺乏天赋,开始远非优秀,耐心一点,也总不至于太过糟糕的吧。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Twitter Facebook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