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0, 2014

谈谈大学(续)

前一阵子我粗略写下《谈谈大学》一文,大致表述自己对大学的观点。这几天考完试,来想补充几句自己零碎的想法。

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教育?

上一篇文章看似泛泛而谈,实则基于我对大学现状的深刻反思。大学变功利化,我们被越来越大的社会压力和愈演愈烈的同辈竞争所裹挟,理想主义早已格格不入。本应追求通识教育的大学课程日渐专门化,同学们早就放弃思考探索自己兴趣和发展方向的权利,最大利己化地忙着刷绩点刷经历刷offer——这早已是现在大学中的普遍现象。功利主义大学理念与理想主义大学理念的之间的张力,功利主义教育与博雅(自由)价值教育之间张力,不可避免有极大的矛盾。而我们所追求的,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教育?

在哈佛最受欢迎的课程——哈佛幸福课中,讲师Tal Ben-Shahar介绍了“忙碌奔波型”人生模式执行者Tim的故事。Tim从小学开始,到中学大学,到最终成为公司合伙人,一直在奔忙努力。多年的打拼让他有了数不尽的财富和豪宅名车,可是被单一的外界成功价值观驱使,他感不到快乐。或许,我可以用这个例子对当今功利浮躁的大学校园做批判,但是思考后又觉欠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年轻时奋不顾身的拼搏所换来物质财富的积累,关系网络的建立,在当今时代被赋有极大存在的价值。辩证看待“Tim似”成功,意味着不走入“批判”或是“效仿”的极端——我们要做的,是在“实用”和“理想”的张力间,找到一处平衡。

从自身谈起

(2016.5 补充:这段写的实在太中二,省略了,想看原文的到源码看吧…其实整篇文章都很中二==)

大学气质与持续学习

上文中提到那些大学体制内刻苦学习追求高成绩“好学生”,我敬佩他们的刻苦和自律,而我自己也没能完全看淡成绩。然而我想谈的“学习”,是基于应试和成绩之外,建立在自身发展和成长之上的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

之前,我思考了我所接受过的教育。在高考大省山东,我的母校(青岛二中)真正地实施素质教育,未补过一节课,“走班制”教学,给予我们充分的自主权。在当时看来,这无疑是学校在激烈的升学竞争面前自毁升学率的做法,然而直到大学,我才渐渐领略到母校“造就终身发展之生命主体”育人目标的内涵,我想这才是教育——当我离开校园,才发现它带给我的影响潜移默化,深远持久。所以我深深认同比起所学专业,“大学气质”对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也开始反思高中时我和那些成绩上无法匹及的“牛人”之间的差距在何——有智商、努力、基础上的,但是我还忽略了一个层面,就是心智能力,或者称为“暗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希望在大学所剩不多的时间中构建一套自己的价值观,渴望在自己和世界之间建立起恰当的联系的原因。我开始读思维类还有学习方法类的书籍、博文,学习心理学、自我激励和时间管理。不知从哪个时刻开始,我对新领域的知识怀着强烈的求职渴望,读书再也不是被动的行为,而是主动和系统的探索过程。我想,这才是一个大学生应该静心去做的事情,广泛地阅读,系统地自学,正如《社会动物》the Social Animal, by David Brooks一章结尾所描述主人公哈罗德这样:

他会去上大学,按照要求上课,但他知道这些课程仅仅是学习的第一阶段。他必须耗费晚上的时光,在日志中写下漫无目的的想法。他会坐在地板上整理他的思路。有时他不得不面对烦恼和挣扎,也有些时候,在淋浴或走路去商店时,灵感的突然闪现会让一切都变得大不相同。这种方法将让他逃离被动的常规学习方式,使他建立起灵活的思维机制,不是被限制在先天的轨道上,而是可以在不同的视角之间来回跳跃,针对新情境运用不同的模式,看看什么能起作用而什么不起作用,哪些相互协调而哪些不协调,什么可能出现于现实的迷雾中而什么不可能出现。这将是他通往智慧与成功的路径。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